网站首页 | 法院概况 | 新闻中心 | 工作动态 | 法官论坛 | 诉讼服务 | 裁判文书 | 司法统计 | 案件查询  
站内搜索:
  首页 >> 工作动态
   
 
“情理法”融汇一体的一份英国判决书
 
日期:2016年10月24日 | 浏览394

   

 

    人们会认为,最好的判决是“情理法”三者的有机统一。不论是过去还是在今天,或许我国的判决多数都做到了这一点,但我国的判决书多数都没有展现出这一点。于是,专家学者、社会人士不得不对法院判决书进行“二次加工”,超越判决书的文本,去猜想其中的真谛。即使是今天,我国刑事判决书,能将“情理法”融汇一体的难得一见。本版特刊登英国刑事法院今年9月作出的一份恶犬伤人案件的量刑判决书,该判决书“情理法”相融合。敬请关注。

    凯尔法官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阐析了两名被告人的罪行和其各自应承担的罪责,继而结合从重、从轻情节及两被告人的身体健康等情况,得出量刑综合评判。

    无疑,这一过程展现了英国刑事判决逻辑缜密的量刑思路和清晰的量刑步骤,但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该判词中法官对尚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无限痛苦和懊悔自责中的这对母女是否适用监禁刑的说理。

    该判词在对两被告人适用监禁刑可能带来的对家庭生活“适当”影响的充分论证后,最终在这种影响与实现刑罚“惩罚严重犯罪、形成适当社会震慑力”目的的价值权衡上,选择了对两被告人适用监禁刑,充分展现了在个案中在量刑说理上的“情理法”的融合。

    附:

    英国北安普顿皇家刑事法庭

    女王诉克莱尔·莱利和苏珊·奥库特

    量刑判决书

    凯尔法官

    2016年9月15日

    案件概况

    克莱尔·莱利,23岁。苏珊·奥库特,56岁。二人系母女关系。对于违反《1991年危险犬类法案》(以下简称《法案》)的行为,你二人现均已认罪。

    克莱尔·莱利,你的狗处于失控的危险状态而伤人致死,所以你因违反《法案》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而构成犯罪;苏珊·奥库特,你作为该狗的看管人,根据《法案》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也构成犯罪。

    死者莫莉·梅·沃瑟斯庞是一个六个月大的婴儿。克莱尔·莱利,她是你的女儿;苏珊·奥库特,她是你的外孙女。在你们家的一楼客厅,她遭到莱利女士你养的一只名为布鲁斯的美国比特斗牛犬的疯狂袭击。根据《法案》附表1的规定,美国斗牛犬是禁养犬种。莫莉·梅遭受的多重深度撕裂伤主要在其头部和面部,但其四肢也均被咬伤。她的头骨被咬断,头部有四处穿刺伤,最后因失血过多而死。

    这是一个悲剧,也是一个完全可以避免的意外。为了狗的福利和周边人的安全,狗主人和狗的看管人须承担严格的法律责任。父母对子女,祖父母、外祖父母对孙子女、外孙子女分别负有监护义务。布鲁斯是一只体型大、强壮且攻击性强的猛犬,重达33公斤。它本不应该与一个新生婴儿一起住在一个小房子里,克莱尔·莱利女士更不应该将它与婴儿留给像苏珊·奥库特这样的人独自看管,苏珊·奥库特也不应同意。你俩都知道,苏珊·奥库特你有酗酒习惯,这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显然,布鲁斯对莫莉·梅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克莱尔·莱利,根据你的认罪答辩,你也承认你没有理由相信你的母亲是看管布鲁斯的合适人选。

    近来,英国议会将此类犯罪行为的最高刑期提高至14年,以此增强人们对此类案件的警觉性和表明此类案件严重性的意图非常明显。因此,在针对此类案件的所有案件量刑中,都必须强有力地体现这一威慑作用。

    案件事实

    克莱尔·莱利,大约在2012年6月,你买了布鲁斯。这只狗与你和你的丈夫,即莫莉·梅的父亲戴瑞·沃瑟斯庞生活在一起。你们与布鲁斯,以及另一只宠物狗帕普斯一同住在你们的小房子里,帕普斯是一只小型的斯坦福德郡斗牛犬。你们的房子只有一小块位于房屋后面的户外区域。

    莫莉·梅出生于2014年3月。2014年6月,你的丈夫入狱,将服刑较长一段时间。他不能再带布鲁斯散步,也不能再照顾它。苏珊·奥库特,你从来不带布鲁斯散步,而且你也从未看到过你的女儿带它散步。克莱尔·莱利,你说你确实曾带布鲁斯散步,具体次数不清楚,但至少没有频繁到你母亲能察觉到的程度。在室内时,你们将这两只狗分别关在厨房区域的两只笼子里。兽医专家确认,对布鲁斯来说,笼子太小,且不堪一击。事实上,它是毫不费力地就从笼子里逃脱,去袭击了莫莉·梅。

    这场袭击发生在2014年10月3日周五晚间。苏珊·奥库特,你同意照看你的外孙女,以便让你的女儿能和一位朋友外出。这不是她经常有机会能做的事。克莱尔·莱利大约在晚上8点离家,把你和布鲁斯以及帕普斯单独留在一起。

    苏珊·奥库特,那天你喝了酒。很明显,你现在有、当时也有酗酒问题,你的女儿克莱尔·莱利非常清楚这一点。事实上,仅仅几周前,在2014年8月的一个早上发生了一件事——克莱尔·莱利因她母亲喝醉酒并拒绝离家而报了警。克莱尔·莱利还告诉警察,她不希望奥库特女士喝醉时待在莫莉·梅的身边。

    案发当晚,苏珊·奥库特喂莫莉·梅吃了东西,并把她放在客厅地板上的摩西提篮里睡觉。你做了一些食物,给你的母亲打了电话。布鲁斯和帕普斯就在隔壁厨房的笼子里。在某一时刻,你听到布鲁斯出了笼子——这看起来并没有引起你足够重视或让你感到惊讶。之后,你看到布鲁斯在客厅里。你说它自己设法打开了门。

    它向莫莉·梅发起了攻击。苏珊·奥库特试图阻止,但无济于事。22点33分她拨打了紧急电话。警方赶到后破门而入。布鲁斯当时凶猛无比,完全失控,喷了PAVA喷雾才被制服。莫莉·梅则已当场死亡。

    毫无疑问,布鲁斯是一只凶猛而危险的狗。它被许多专业兽医描述为极具攻击性。一位有15年经验的兽医把它描述为她所遇到过的“最具攻击性的狗之一”。

    量刑指南

    在对你们量刑时,我参考了《量刑指南》中危险犬类犯罪的相关规定,所有2016年7月1日及以后的量刑均适用该指南。我也考虑了你们各自的医学检查报告和预判报告。

    对克莱尔·莱利的量刑

    与你的罪行相当的是“中度罪责”,起点刑为4年,幅度范围为2-7 年。你未能根据你对布鲁斯攻击行为的了解而进行有效地看护。我非常确信,你知道布鲁斯是一只非常有攻击性的狗。你每天都和它生活在一起。2014年1月,沃瑟斯庞先生费力地控制它,带它去兽医那里时,你也在场。在当时情况下,兽医这样记录布鲁斯的攻击性等级:这只狗“非常有攻击性……会咬你、扑向你”。即使考虑到布鲁斯那时可能处于痛苦中,但这事也说明它是具有攻击性的。

    另外,2014年6月,你警告一位到你家中来访的客人不要靠近布鲁斯。你也曾收到社区委员会转来的邻居们对这只狗吠叫的投诉。无论你丈夫希望怎样,你都不应把布鲁斯留在莫莉·梅的身边。你曾意识到你需要把布鲁斯挪到其他地方,但却没有这么做。因没有采取足够安全措施而发生类似这样的事故,是可以被合理预见的。你是布鲁斯的主人,而且你知道它存在福利方面的问题,包括笼子的尺寸大小,以及在室内缺少刺激和锻炼。你没有尝试把布鲁斯介绍给莫莉·梅以减少它对莫莉·梅的威胁。你把狗关在笼子里,这是可以考虑对你适用较轻罪责的因素,但是对于一只像布鲁斯这样大小和有力量的狗来说,这显然是不够的。

    从重情节

    你有多重从重情节。受害者是一个婴儿,她完全依赖于你对她的照顾和保护。这次的袭击是个持续和重复的过程。你在认罪答辩中也承认,就论体型和力量,你的母亲根本不是布鲁斯的对手。更何况,你知道你母亲有长期酗酒问题,仅仅几周之前你就因为你的母亲在早上醉酒而报了警,你不希望她在莫莉·梅的身边。而这次你铤而走险,在夜间把莫莉·梅单独留给一个极有可能酗酒的人,还有一只大型的、有攻击性的狗在同一间小房子里!

    从轻情节

    你品行良好,还相对年轻。你很懊悔,且已经遭受了失去女儿的不幸。你承认你在此案中的大部分责任。尽管你在审判当天才认罪,但我还是会因此对你从轻处理,因为,在我看来,你之前并没有完全明白严格责任犯罪这一法律问题。

    你曾受到戴瑞·沃瑟斯庞的虐待,你说你是迫于他的压力才养布鲁斯。有证据证明,他由于此事对你有过暴力行为。但是,在本案案发时,他在狱中,不在你身边。且布鲁斯是你的狗。当时你是可以和这只狗分开的,正如你说你现在已经和它分开了。莫莉·梅的安全本应是最重要的。

    自本案发生后,你被诊断为抑郁和焦虑症。我看了精神科医生亚力山德拉·盖茨博士为你出具的两份报告。你一直在服用多种抗抑郁药物,失眠、情绪低落、食欲不佳。你觉得,监禁刑将会击垮你。你极度不安,抑郁自闭,精神脆弱,表现出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某些特征。盖茨博士认为你的精神状态很差,自2015年12月以来没有改善,而监禁可能会加剧你的病情。如果对你判决监禁刑,你将需要大量的狱中健康护理。你的父亲写了一封信给我,强调了如果你入狱他对你的忧虑和担心,强调了这对整个家庭的影响,以请求同情和宽恕。

    我考虑到以下情况:你最近再次怀孕,你的预产期在明年春天。为了让你顺利度过孕期的前三个月,量刑程序已经被推迟过。你曾经有过一次死胎,你怀孕的风险很大。你担心失去这个孩子,而且你的家庭相当支持你。当然,没有医学或其他证据表明你的孕期不能在狱中或是狱外安全度过。在决定对你的量刑时,我已考虑了2013年《判例汇编周报》第一卷1102页的王室(女王)诉彭斯瑞克案中确立的原则,尤其是第17段到第25段。

    上述案件涉及到了第八条中的家庭生活权,正如本案涉及到了你的家庭。监禁几乎总是会干扰家庭生活。但这种干扰必须适当,以平衡干扰与刑罚目的两者之间的关系,刑罚目的包括惩罚严重犯罪的需要和形成适当社会威慑力的需要,量刑是为实现刑罚目的而服务的。受抚养子女的存在,当然也是量刑的一个相关因素:详情可见于HH诉热那亚的意大利共和国副检察官案(案号为[2012] UKSC 25 )中的第128段和第129段。

    法院判决

    考虑到本案的所有情况,我确信对你适用监禁刑的条件是具备的。综合所有的从重情节和从轻情节,包括你的健康情况和怀孕情况,我认为,与此罪责相符合的最短刑期是24个月(或者说,2年)。对于你的具体情况,我将判决你的刑期为30个月。

    我仔细考虑过你是否应该被判处缓刑,在量刑过程中我平衡了各方利益冲突,充分考虑了你的个人情况,以及包括你父亲在内的所有陈述。然而,综合该犯罪的所有情况,我得出结论:缓刑不是一个现实的选择。我考虑了你所有的从轻情节,决定对你适用时间较短的监禁刑。你和你出生后的宝宝可以在监狱系统内得到照料,直到你被释放。因此,这一判决将立即执行。

    其中一半的刑期,你将在监禁中度过。剩余部分你可以得到假释。你必须遵守假释的规定,否则你会被召回,很有可能被收监执行余刑。

    根据该《法案》的第四条第一款b项规定,我还要剥夺你10年的养狗权。你居然让布鲁斯出现在一个年幼婴儿身边,你还留布鲁斯与婴儿及你的母亲单独在一起,这些都表明你不适合养狗。在此禁令发布一年之后的任何时间,你可以向法庭申请终止剥夺养狗资格的决定。

    我还要裁定没收并销毁布鲁斯的照片(图DJC 1)、它的链子、带子和笼子 (证据CJC 6和SPH 2)。你还要适当承担受害人损失。

    你可以退庭了。

    对苏珊·奥库特的量刑

    就你的罪责而言,你知道布鲁斯是一只杂交斗牛犬,但并不知道它是禁养犬种。你也没有根据你事先对布鲁斯攻击行为的了解而对其进行有效地看管。在袭击发生的当天晚上,你清楚地对警察描述了你对布鲁斯的天性和攻击性的了解程度:你从第一天就知道这只狗具有很强的攻击性。我非常确信,你和你的女儿一样,知道布鲁斯是一只攻击性很强的狗,而且你也承认了这一点。

    案发前几个月里,虽然不是每天,但你经常与布鲁斯一起在你女儿的房子里。在没有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的情况下,类似这样的事故是可以被合理预见的。虽然你不是布鲁斯的主人,当然也无法完全控制你女儿的行为,但是你有照顾狗的经验,你也了解它们的需求。你知道它存在福利方面的问题,包括笼子的尺寸大小,以及在室内缺少刺激和锻炼。你对布鲁斯的攻击性和其对莫莉·梅的潜在威胁缺乏重视。

    在这样的背景下,尽管你试图阻止布鲁斯的进攻行为,且把它关在笼子里,但我的总体评判是,像你的女儿一样,你应承担中度罪责。你的努力都失败了,自己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同样,笼子不够大,不够坚固,房门也阻挡不住布鲁斯。我不需要查明你是否知道布鲁斯以前有没有逃出过笼子,你对它逃出来一点也不惊讶,已经说明很多问题。很明显,如果它想逃脱,它就能逃出来。

    基于这些情况,中度罪责得以明确。

    从重情节

    同样,你也有多重从重情节。和你现在罪行无关的前科可以追溯到2006 年。而和现在相关的是,作为另一只斗牛犬的主人,你存在漠视责任的情况。你有饲养另一只名叫凯恩的斗牛犬的许可证,但是你违反了该证书的所有条款:你没有把它养在指定地点,你把它交给了另一个人,即你的儿子杰米·莱利,你没有续交第三方保险。这反映出你对安全的漠视、对这种犬类所涉及的法律的漠视。

    另外,受害者是幼儿。此次袭击持续了一段时间,且重复多次。至于酒精问题,就算你在清醒状态下,也无力挽救莫莉·梅,但你在单独照看布鲁斯和莫莉·梅时还饮酒过量,这就构成一个从重情节,因为这增加了对莫莉·梅的风险。我确信你在案发当晚不止喝了一杯酒,而不是像你和警察说的那样。便携式的录像设备记录的片段显示了你在此次袭击时的即时反应。

    即便布鲁斯已经逃出笼子,拉厨房门的把手来开门时,你也没有做任何试图移动莫莉的举动。多名目击者说你当晚醉酒了。你是喝多了,并受到酒精的严重影响,我必须在此基础上作出判决,对此你也已经接受。虽然,正如我已经说过的,没有人认为那天晚上你能救下莫莉·梅,但是,你当时的反应能力确是受到了酒精的阻碍。

    从轻情节

    你明显遭受了当场失去外孙女的悲痛和创伤,并对所发生的事怀有负罪感。伤害已经造成,你的悔恨感加重了这些事件对你整个家庭的影响。莫莉·梅是你生活的动力。尽管你在原定的审判日当天才认罪,但我还是会因此对你从轻处理。同样,我认为,你之前并没有完全理解相关法律。

    我已经看了精神科医生彼得·麦卡里斯特博士最近为你出具的报告。报告记录了你至少追溯至2007年的酗酒历史。你精神脆弱,遭受了不可逆转的、与酒精有关的多发性精神病方面的困扰。这份报告也提及2011年你患了抑郁症,然后在2013年、2014年你也有抑郁症。因为2014年10月的事件,以及本案之前癌症给你带来的恐慌,你的抑郁症加重了。你没有严重的精神病,没有记忆障碍,没有创伤后的压力紧张或任何焦虑症。

    法院判决

    我确定监禁刑的条件是符合的。综合所有的从重情节和从轻情节,我认为,与此罪责相符合的最短刑期是24 个月(或者说,2年)。针对你的具体情况,我要判决你的刑期为30个月。

    我仔细考虑过你是否应该被判处缓刑,并要求你先接受酗酒治疗,在量刑过程中我也平衡了各种利益冲突,充分考虑了你的个人情况以及你方所有的陈述。然而,综合该犯罪的所有情况,我得出结论:缓刑不是一个现实的选择。我考虑了你所有的从轻情节,决定对你适用时间短的监禁刑。因此,这一判决将立即执行。

    其中一半的刑期,你将在监禁中度过。剩余部分你会得到假释。你必须遵守假释的规定,否则你会被召回,并很有可能被收监执行余刑。

    根据该《法案》的第四条第一款b项规定,我还要剥夺你10年的养狗权。你没有遵守凯恩证书上的条款,你知道布鲁斯至少是一只斗牛犬。再加上你的酗酒问题,你不是养狗的合适人选。在此禁令发布一年之后的任何时间,你可以向法庭申请终止剥夺资格的决定。

    你还要适当承担受害人损失。

    你可以退庭了。

    最后附言

    最后,我对2014年10月3日晚在莫莉·梅案发现场、医院以及参与案件处置的所有人的勇气和敬业表示感谢!即使是对于经验丰富的紧急警务人员、医护人员、兽医来说,这也是一起十分惨烈的事件,但所有人仍有效地履行了他们的职责,尽心尽力!

 

版权所有:昆山市人民法院      苏ICP备05030216号

联系地址:昆山市前进东路1258号

技术支持:网进科技(昆山)有限公司